滚动资讯:

追寻时光的路
发布时间:2018-03-1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刘紫韵

  娄底一中   刘紫韵  指导老师  李彩艳

  现在,走在这条家门前的路上,前往学校,这是一条时光斑驳的路。

  读初中了,寄宿,日子紧凑,像流水,像一尾虹鱼在双手中滑来滑去,抓不住,它的鱼鳞折射着缤纷的生活,这彩鳞扎进我心里,有轻微的痛楚。

  我发觉许多小时候不曾报以关心的事:原来脚下这条路真的“年事已高”。安宁在这里像两旁的桂花树,一任秋阳肆意绚烂,它只宁静地散发清香。路那头回望的父亲似乎变柔情了。他扭过头看我时,我看到他圆润的脸和饱满的唇,多么温柔。他忧困地走过人世,棱角已经被打磨得光滑。父亲是偏过半个身子,完整地看向我。以前,他从不会这样。他通常是悄悄歪着头,装作漫不经心地看向两侧,再不动声色地打量我一眼,然后挺挺腰板,更大步地往前走。如今的父亲不像以前那么骄傲了,是他老了,还是因为我再也不是那个每天在家捣蛋的小屁孩,而是一个,半个月才能回家一趟的中学生呢?

  时间太顽固,拿走小路的热情,拿走父亲的傲气,却送给我多余的东西:光阴、成长。

  这家门前的路呵!我再熟悉不过了。如果我曾经踏过的足迹会发光,那么黑夜粘稠时,这条越发宽敞的路会铺满星光,连片的、明晃晃的灿烂,如同一种证明。

  小学,六年光阴。我每天走这条路去学校,走这条路回家。温馨的家,在路的这边;欢乐的童年,在路的那边!而如今,寄宿学校的高墙隔断了每天回家的路;光阴带走了一去不复返的童年。有时,我会在这条路上看见穿母校校服的小孩子,他们走着、笑着、飞快地奔跑着。我每次都忍不住要多瞧上几眼:鹅黄的、蔚蓝的、鲜红的色块在神采飞扬的跳跃。我不禁感慨:这是我穿了六年的校服啊,我以前百般想要远离这件校服,如今,却是渴望能再一次穿上它。

  我是个粗心大意的少年,又自私,又骄傲。每次放学,我总是在外面玩得忘乎所以,晚回家被关在外面,在小路上转悠。总是这样,不知所谓的大肆挥霍最童真的那几年光阴,为一些小小的事情大喜大悲,与家人相处冷漠,只为了自己的欢乐,全然不顾晚回家给父母带来的担忧与焦虑。全然不顾自己的贪玩、任性而为蹉跎了多少光阴。我满以为可以狂欢,自由自在的日子还多得像天上的云朵,谁知一抓就化为了泡影。

  我双手颤抖,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就被时光赶一只羊进圈似的推进了初中。在这被禁锢的短暂时光中,我竟疯狂的思念着小路那端的家及家人。曾经玩得忘乎所以而不愿回家的小小少年开始想家了。于是乎,每走一遍小路,我就多一些想念。想起父亲送我去学校,返家时消逝在人海中的孤独背影;想起母亲脸上再多化妆品也遮盖不住的鱼尾纹:想起时光的流,不停转,“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是不断目送对方的背影渐行渐远”。读来不禁潸然泪下。转念一想,倘若父母是目送子女去遇见更美的自己,应该是欣慰的。倘若子女是目送双亲欣慰回家,应该是骄傲的。

  我静悄悄的想:你生命中的最盛大,仿佛一山金菊遍野的青春,才刚刚开始啊。它会神奇而浩荡,美不胜收!一条新的路才刚刚开始,我望不到尽头,我只知道要用尽全身力气去追!

  去追吧!天地好像都回绕着这声音。去追吧,去追吧!弃我去者,昨日之路不可留,铸我心者,今日之路不可失!顺着这条时光的路,我岂能不追?

娄底新闻

滚动新闻

湖南新闻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