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情感倾诉:为了孩子,要不要埋葬我的幸福?
发布时间:2012-12-31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


漫画 何朝霞

    在岳阳的几个月里,我以为我已经下定了与姚杰分手的决心,然而,前不久,当姚杰带着孩子来岳阳找我时,我的心一下又软了。  

    我放下矜持,感情仍摇摆不定

    我和姚杰都出生在偏远的湖区,我们从小学一直到高中都是同学,彼此的感情很深厚,纵使相互都没有表露过,但我们极其珍惜那份妙不可言又心心相印的感情。高考的那年,我们商量报考同一所名牌大学。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就在高考前夕,姚父患了肝癌晚期,医生说最多只能活一个月。这消息于姚杰,如同晴天一声霹雳。我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一边要静下心复习功课,一边又担忧着姚杰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心里责怪着老天爷怎不怜悯姚杰,让姚父的病多拖些时日,让姚杰能安心地迎接那“一锤定音”的高考。最后,医生判决的死期还未到,姚父已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继而万般不舍地离开了人世。

    痛失亲人致姚杰的高考发挥失常。虽然我如愿以偿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名牌大学,但看到姚杰只勉强考上了一所专科学院,我万分痛苦。就在那时,我一转头,发现姚杰也在,让我疑虑的是他竟躲瘟疫似的,快速逃离现场。姚杰怎么能这样?同学说,姚杰可能是还没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走出来。

    后来,我没有去打扰姚杰。姚杰的性格我十分了解,他情愿自己吞咽内心的痛苦,也不轻易向亲友表露,哪怕是最信赖的朋友。于是我想当然地认为,我们就读的两所不同的大学,相隔那么近,还怕以后没机会安慰他吗?

    进入大学,我朝思暮想希望姚杰来找我,可好长好长时间,我都是希望落空。我便放下女孩子的矜持,借故去他学校。他看到我,眼里露出了意外的惊喜,可当我拉住他手时,他却慌乱地抽出手。我问他到底什么意思,对我那么生疏冷淡。不想,姚杰的回答让我错愕不已:“我现在感觉比你矮了一大截。”

    很快,我们就进入了大二的生活,我充满期待地等着姚杰能回到以前。同学劝我,姚杰的心理阴暗,趁还没真在一起,赶紧放弃,不然将来会有我苦果吃。我也多次尝试想忘记姚杰,可总是忘不了。就这样,我们的相处忽冷忽热,我时时谨言慎行察言观色,尽量不让他局促,不让他无语。

    那天是星期天的一个傍晚,我们牵手在学校附近的一条林阴小道上散步,偏偏那个时候,身后来了我的一个同学与她的男朋友。同学热情地向我介绍着她男朋友是某名牌大学的高才生,然后问我:“你男朋友就读哪所名校呢?”

    我小心地看一眼姚杰,然后强装镇定地展开笑颜,回答说姚杰在某所名校就读。谁知,姚杰被我的胡话一下子惹恼,他怒目圆睁,之后无论我怎样解释,他始终阴沉着脸。我说,有什么必要对人家实话实说呢?他反唇相讥,你的意思就是怕别人知道我读的那个破学校会让你丢脸。 我们两个就这样别别扭扭地过了几年大学生活。直到他毕业因为成绩优异被分到了科技局,我毕业分到一所中学,我们的感情仍是摇摆不定。

    分分合合,我进退两难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的同学一拨一拨地结婚生子,我还是一个人孤单单地。我不是没有人喜欢,而是我的心仍然在姚杰身上。

    那天是我28岁生日。晚上,我约了姚杰和几个同学、同事,做了一桌子的饭菜,想把与姚杰的终身大事正式确定下来。那时,姚杰已成为科技局的办公室主任,具备了一个优秀男人的稳重和品质,我自信他一定不会缺席。果然,那次姚杰如约而至,他风度翩翩,举止潇洒,还带来了一束玫瑰。他热情地招呼着我的朋友们,俨然是男主人。

    但是那次晚宴并没有如愿把我和姚杰的感情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我一个同事不合时宜地说了句:“不管哪方面,男人就应该比女人出色,要不然的话,这个男人就是失败的。”姚杰听了,以为是在讽刺他,于是把手中的酒杯重重地往餐桌上一击,猛地起身看都不看我一眼,摔门而去。我们的感情又陷入了僵局。

    之后的两年里,我被迫相亲多次,但到了关键时刻,心里面那段放不下的旧情总让我无法忘怀。何况,姚杰也依然单身。一直到我满30岁的那日,一大清早,窗外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多日没联系的姚杰忽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正在外地出差,祝我生日快乐。我不禁感动得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

    次日凌晨,房门咚咚咚地响着,我睡眼惺忪地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风尘仆仆的姚杰。他说,是我电话中的哭声使他下定了娶我的决心,为了让我过得快乐,他不再在乎别人的眼光。几天后,我们登记结婚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学同学的劝告一点不假。蜜月未满,苦果果然接踵而来。婚后的第一次吵架,仅仅是因为姚杰下班回家,我没来得及为他拉开门而令他大发雷霆。随后他开始限制我的自由,不管男士还是女士或是我的家人来电话找我,他都十分不悦。

    一次,一位大学时曾追过我四年、如今已是某高校骨干教师的男同学邀我和几位同学一起聚聚。当我换上一身漂亮的衣裙走出家门时,姚杰将房门摔得山响。那晚,满嘴酒气的姚杰竟说我是和那个男同学幽会去了,我刚反驳几句,他冲我脸上就是几拳,我躲闪不及,左眼被打得青紫。他仍不罢休,发疯似的抓住我的长发,撕扯我的衣服,我的一小撮头发连头皮一起被揪掉了,衣服也被撕坏。第二天,我只好请假,直到眼圈的青紫消失。事后,姚杰诚心向我道歉,我最终不得不原谅他,因为我已怀上了宝宝,30多岁做母亲已不算年轻,我想要这个孩子。

    为了孩子,我有心和他破镜重圆

    临近生产时,姚杰把婆婆从老家接来与我们一起生活。没想到婆婆的到来,使我们的婚姻生活更是一团糟。自从怀孕一直到生下孩子,姚杰对我算是唯命是从。而婆婆来了之后,时不时地在姚杰耳边灌输一些老观念。

    有一次,我在厨房做饭,清楚地听见婆婆在姚杰耳旁调教,说一个男人只有彻底驯服自己的妻子,才不会枉做男人;还添油加醋地说我是如何骑在丈夫头上张狂,如果还不阻止,以后我在家里会无法无天等等,说得我全身打起了寒噤。就这样,姚杰“死灰复燃”,凌厉面孔接连不断。

    记得那天,我得知我母亲患了急病,正在当地的镇医院住院,需要我送钱过去。我向姚杰提议把我当年的积蓄先拿出来,不料姚杰朝我凶起来,警告我说别想吃里扒外。我恼怒极了,便与他吵了起来。姚杰说,你吵也没用,钱都给我弟弟买房子结婚用了。我几乎抓狂,那是我婚前的全部积蓄,他动用时凭什么不和我商量?

    这时,婆婆也站出来给儿子帮腔,我刚回敬一句,姚杰竟朝我就是两个耳光。之后在婆婆得胜的目光里,我与姚杰的感情变得越来越疏远。每天吃过晚饭,我常常把自己关在阳台上看书,还在那里放了一张折叠床,晚上就睡在那里。姚杰多次找我道歉,向我解释,但我已经看破“红尘”:那换来的只会是表面的和解。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安宁日子,那天,我到长沙参加一个研讨会回来,刚进门姚杰就疯了一样向我扑来,他说我还未进家门就有一个男人将电话打到家来关心地问我回家了没有,怪不得我非要一个人睡在阳台上,原来是有了外心,连碰都不让他碰,继而准备家暴。那会儿,极其疲惫的我实在无力再向他解释,我知道惹不起躲得起,我就返身到一位女友家中借宿了一夜。任姚杰怎样表示歉意,我的心都成了一块无法融化的坚冰。若不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家,我真的是一分钟也不愿意看到他。

    为躲开同居一室的尴尬,今年暑假后我应邀到岳阳一所高校去任职,孩子留给了姚杰和他的母亲。

    在岳阳的几个月里,我以为我已经下定了与姚杰分手的决心,然而,前不久,当姚杰带着孩子来岳阳找我时,我的心一下又软了。为了孩子,我真有心和他破镜重圆。可是,我却不停地问自己,难道自己的幸福就要这样被无情地埋葬掉吗?

    倾诉:煦芳

    年龄:32岁

    职业:教师

    采访:赵铁梅

[责任编辑:侯结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