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新化民间艺术“三棒鼓”
发布时间:2011-12-11   来源: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作者:

    三棒鼓,又叫三门鼓。三棒鼓在元朝时就已存在。在今新化县白溪镇、奉家山镇等地区,流传有“苏子健、苏峦姣,锣鼓里面藏钢刀”的歌谣,讲的是元朝时苏氏兄妹唱三棒鼓为主,后因苏峦姣被华子林抢去,华府财大势大,苏子健他们化作打三门鼓的人才得以进了华府,救出妹妹,有九打华府的典故。据白溪镇63岁张先良先生介绍,他从15岁开始学打三棒鼓,师父是桃源的。师父曾说,三棒鼓属于三教九流中的上九流。一流主子二流医,三流戏子四流艺,三棒鼓就属于这第四流。后因朱元璋耍三棒鼓出身,从明朝起,三棒鼓艺术得到弘扬,五湖四海不禁止,成为一种民间表演艺术。上世纪70、80年代张先生的三棒鼓曾多次在邵阳地区参加表演。

    在新化县,三棒鼓主要用来闹春,叫耍腊花。从初一耍到十五。三棒鼓有三根棒(7.5寸长),三把刀,一面小锣,一面小鼓,还有一根敲锣鼓的小棒。一般是两人,一人敲锣鼓,一人唱。

    进屋敲锣鼓,节奏为“一锤锣,二锤鼓,出门敲锣鼓”。锣的节奏为:3、1、5、3、1,对应鼓的节奏为6、2、10、6、2,最后一下为锣鼓同响。做准备和耍刀的时候,不要唱,也不按节奏打,只是不要停。耍花样的时候,耍的人边唱边按节奏来。                 

    “架子一耍开,鼓棒搁下来,小小班子搭起台,财喜一路来。”师傅边唱边拉开了架势,耍起棒来。三根小棒在空中翻滚,类似杂耍。接着唱民间小调,如《十个月交情》、《十想》、《十爱》、《十月古人》。唱十来句就行了。耍完棒,再耍刀,耍刀要看主家给钱的多少,多给钱就久耍。耍刀时唱:“刀子本是铁匠打,我拿在手里耍,别的故事我不耍,耍个云长来跑马。云长跑马跑得快,梆梆嚓(耍花,耍云长跑马的动作2-3遍)。”接着唱:“另外忙起来,耍个李三娘把磨捱,梆梆嚓(耍花)。你也看出我快不快。李三娘推磨推一轮,各个朋友看分明,耍个鲤鱼跳龙门,梆梆嚓(耍花),再耍满姑娘闹花公(耍花)。耍个一回又一回,另外来玩起来,耍个刘海来砍樵,三军砍出大姐来,梆梆嚓。再耍个刘金近砍四门(从两边向中心抛刀,这是收刀的动作),同志们要喜爱,我明天就再来。”收刀。

    耍刀时的花样,除了上面讲的几种外,还有满姑娘梳头、满姑娘穿袜、黄龙吐剑(刀放嘴里)、张飞杀猪(刀放喉上)、满姑娘挟伞(刀从两肋穿出)、满姑娘纺棉花、毛百斤打铁、太公钓鱼、双蚌朝阳、鲤鱼拜子、鸡公啄米、满姑娘驼肚、子龙射箭、老人包脚等。最难的是古树盘根、黄龙缠腰,刀要从腰上、颈上飞过而不失手。这些花样都是以三把刀从人体不同部位盘绕来命名的,惊险有趣,一般的老人都懂。

    三棒鼓唱词曲调:(没安节律)

1 1236 6 623 1 623 516 56 121 223 216 56 12 621 2316 5611


  《十个月交情》词:
正月与姐好交情,姐在绣房绣麒麟。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二月与姐好交情,江边杨柳发嫩心。
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三月与姐好交情,情哥才进学堂门。
郎说读书须用意,姐说一字值千金。
四月与姐好交情,郎打戒箍送姐门。
郎说钱财如粪土,姐说仁义值千金。
五月与姐好交情,端阳涨水淹姐门。
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复小人心。
六月与姐好交情,大树底下好遮荫。
山中是有千年树,世上难逢百岁人。
七月与姐好交情,情哥住在半山亭。
穷在路边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八月与姐好交情,八月十五月更明。
古人不知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九月与姐好交情,重阳美酒敬佳宾。
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劝有钱人。
十月与姐好交情,十月有个小阳春。
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

《十个月花》词:
正月里好唱花,新官上任坐旧衙。文武百官来饮酒,十盘果子九盘花。
二月里好唱花,后园阳雀叫喳喳。一路摧动阳春好,二来催动牡丹花。
三月里好唱花,三月笋子发嫩芽。十八满姑去采笋,罗裙蔸笋脚踩花。
四月里好唱花,请个木匠装犁耙。装得犁耙不好使,旧耙耙得满田花。
五月里好唱花,五月龙船下水爬。二十四个爬船手,两边爬起水仙花。
六月里好唱花,六月太阳如火炉。有钱买把黄油伞,上遮太阳下遮花。
七月里好唱花,七月初十祖回家。家家户户烧钱纸,南风吹散满地花。
八月里好唱花,八十婆婆捡棉花。上畲捡到下畲转,捡得头晕眼要花。
九月里好唱花,请个弹匠弹棉花。一天弹得三五两,三天弹个牡丹花。
十月里好唱花,下头来个担布客。担布客到堂屋里坐,筛杯热茶和桂花。

    这些唱词,表达了男女纯洁的爱情、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农事规律、生活习俗、价值追求和生活哲理。

    耍三棒鼓是流传于梅山地区的一种民间唱耍表演艺术,有唱有耍,观赏性强,大受欢迎。它独特的曲调,是梅山民间小调的组成部分。唱词内容丰富,通俗易懂,将历史忠孝故事、做人哲理、农事爱情有机融合起来,符合大众审美心理。它也是旧时民间艺人维持生计的手段之一。随着电影、电视传媒的发展和农村人口的入城,三棒鼓艺术逐渐失去了它存在发展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