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受降将军——朱世明
发布时间:2018-04-18   来源: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作者:李志和

11.jpg

朱世明,名世晃,字季光,又字季煌,号公亮,双峰县蛇形山镇人。朱世明生于1902年,出身于仕宦世家,祖父朱宗程,从其师罗泽南创办湘军,官至花翎知府,封通奉大夫。外祖杨昌濬,罗泽南之高足,官至闽浙总督、陕甘总督。父朱继绎,名瑶,字佩馨,邑庠生,江苏候补知县,光绪十年甲申(1884)台湾之役中以孤军抗法有声。

朱世明自幼即接受了良好的传统教育,双峰高等小学毕业后,入读省城长郡中学。十八岁即进入了最高学府清华大学,成为该校年轻的高材生之一。毕业后被选拔留学美国,先在麻省理工学院攻理科,继入维吉尼亚军校学习军事科学(一说为堪萨斯雷温乌兹陆军参谋大学),又入哥伦比亚大学,获博士学位。民国十五年(1926)朱世明从美国留学归国后,得到蒋介石赏识任侍从室副官,随后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交通技术学校教育长。民国十九年,被蒋委任为浙江省保安处处长,负责其老家的安全。此后,他先后担任国家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处长、资源委员会专门委员、国防二厅厅长、外交部发言人、还时常充任蒋介石的翻译和特使等职。

朱世明通晓多国语言文字,才华横溢。民国二十五年被蒋介石派驻苏联大使馆任武官。同年6月16日,被授少将军衔,仍驻苏联。民国二十八年调回外交部任情报司司长,不久,又任驻美国大使馆武官。民国三十二年12月17日,任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升授中将军衔。民国三十五年(1946),被蒋介石派驻日本东京,任军事代表团团长。次年,由商震接任,改任驻美军事使节团团长。民国三十八年(1949)4月,复派驻日本,仍任团长。

抗战结束之后,朱世明将军可记之事有如下数端:

一、亲眼见证了日本签署投降书的历史性时刻

 12.jpg

朱世明(中)在“密苏里”号战舰上

1945年9月2日上午,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军太平洋第三舰队旗舰“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了日本向所有交战国正式投降的签字仪式,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皇帝和日本政府、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和代表美国受降的尼米兹海军上将、代表中国受降的徐永昌上将以及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新西兰的代表分别在受降书上签字。

徐永昌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全体成员是:杨宣诚、朱世明、王之、李树正、王丕承。

徐永昌,军令部长、上将;杨宣诚,海军中将,军委会高等顾问;朱世明,中将,国府参军;王之,少将,中国驻西南太平洋盟军总部首席联络参谋;李树正,上校;王丕承,上校,军令部情报处处长。

这六人当中,有三个湖南人:杨宣诚是长沙县板仓人;朱世明,双峰县蛇形山镇人;王之,长沙县龙喜乡人。有人说,湖南人占了中国代表团的“半壁江山”。

朱世明作为代表团成员,又兼任中国受降主官徐永昌的翻译,在东京湾的密苏里战舰上,见证了日本外相重光葵和参谋长梅津美治郎签署投降书的历史性时刻。

抗战胜利后不久,蒋介石钦点朱世明出任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似乎天生是为这个位置而生的,因为他精英语,谙军事,长外交。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1949年曾在驻日代表团任朱世明的随从副官。在黄仁宇的印象中,“他说一口毫无瑕疵的英文”,“他认识上千名美国友人——将军、海军上将,西北航空的副总裁,美联社和合众国际社的记者等等……”

13.jpg

二、说服麦克阿瑟,开放日本绝密档案

出任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的朱世明,并不直接参与东京审判。但作为中国驻日本最高代表,他可以节制除梅汝璈之外的任何中国驻日文武官员,同时他作为盟军对日管制委员会委员,是代表中国与盟军驻日最高统帅麦克阿瑟交涉的唯一对手。他的这种身份与地位、传奇经历与广泛的军政人脉,给中国检察官与法官提供了非常及时的巨大帮助。

1946年3月31日,朱世明飞抵东京时,正是中国检察官调查取证最艰难的时候。朱世明亲自出面,说服麦克阿瑟开放了被查封的日本内阁与陆军省档案,使得中国检察官从极度机密的日本政府文件中,发现了战犯们不可狡赖的第一手罪证。朱世明到东京后,也几乎天天与中国检察官、法官会面。作为连接中国最高统帅和盟军最高统帅的中国驻日最高长官,他时刻关注东京审判的进展,并对中国检察官与法官在东京审判中应该采取的立场、策略、战术起着请示汇报、指导定调、交涉协调、排忧解难的巨大作用。没有他的居中指挥协调,一切都是无法想象的。

1946年,由美、中、英等11国代表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日本东京成立,并于1948年12月23日最终宣判,中方要求判决的7人全部执行死刑。这次审判史称“东京大审判”,也被称为“世纪大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浚和法官梅汝璈亲自参加了这场审判,见证了日本甲级战犯的末日。许多人都知道,向哲浚是湖南宁乡双江口镇人。但很少有人知道,还有一名湖南人堪称东京审判的幕后英雄,甚至可以说在背后指挥了中国人的东京审判,他就是时任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中国驻日最高长官朱世明。

14.jpg

三、明确反对鸠山一郎组阁,断送了他的首相梦

在担任中国驻日最高长官期间,朱世明还做了一件影响日本政坛格局的大事。断送了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的祖父鸠山一郎的首相梦。

1946年上半年,日本进行了战后首次民主选举,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的祖父——鸠山一郎参加了首相竞选。鸠山一郎所在的自由党当时崛起为日本第一大党,鸠山一郎当选该党总裁。鸠山一郎力主日本建立自主宪法、自主军备和自主外交,被视为战后日本鹰派代表人物。就在鸠山一郎以为首相之位唾手可得的时候,以朱世民为首的中国驻日代表团明确反对鸠山一郎组阁,朱世明及时向驻日盟军总部及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书面表达了中国政府与人民的这一严正立场。而日本“太上皇”麦克阿瑟个人也不喜欢这个能力出众、思想激进和不太听话的政客,只是他不好直接推翻民主选举的结果。不过他有对付鸠山一郎的办法,因为鸠山一郎在任文部相时“曾辅助军国主义政府”,压制反法西斯言论,虽然够不上战犯与判刑,但也属于应该被盟军“整肃”的军国主义分子。当时已有20万名军国主义分子因为遭到盟军“整肃”而被“剥夺公职”,这样一来,鸠山一郎实际上就被盟军剥夺了当时组阁的资格。虽然8年后鸠山一郎卷土重来,但朱世明的确开了中国人左右日本政坛格局的先例。

四、泄露蒋介石的机密,被蒋大骂

1949年1月,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蒋介石下野,回到奉化老家。

4月初,蒋介石发电给国民党政府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请他赶快回国,有要事相商;回国后不要在南京呆,径直前往奉化溪口。4月16日上午,蒋介石在溪口接见了朱世明。过去,蒋介石接见部属时,身边要员陈布雷、陶希圣等少数贴身侍从均参与。这次接见朱世明,他不要任何人在场。

蒋介石先向朱世明问了—下日本的情况,然后对朱说:我这次叫你回来,主要有两件事,一是招聘日本军事教官,二是代我在日本找一处住宅。

这半年来,我们在东北、华北、徐蚌(淮海)战役中遭受了大挫折,共产党进军江南已不可避免。我们在江南、西南虽然还有半壁江山,但根据目前形势,我们在军事上要迅速扭转不利局面,不大可能。你返回日本后,将我们过去释放的日本高级军官,一一造册登记,然后登门拜访,并向他们表示,我国政府将聘用他们为军事教官,用日军的训练方法帮助我们训练军队。蒋介石还特别嘱咐朱世明,最好让冈村宁次推荐人选。

接着,蒋介石对朱世明说:要你代我找住房的问题,是因为我考虑国内局势越来越坏,李宗仁他们正在与中共和谈,如果和谈成功,等于投降,我就不好住在国内了。桂系四处造谣说我干预政务,又屡逼我出洋,故我想在日本买一处房子。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我想到日本住一段时间。如果我将来在国内实在无法立足,干脆就长住日本了。房子的地点最好是东京市郊。朱世明告诉蒋介石,战后日本经济萧条,东京市郊的房子很便宜,比较好找,他将尽力去办好这件事。

临别,蒋介石还特别嘱咐朱世明:这两件事要高度保密,任何人都不能透露,更不能让李宗仁、白崇禧他们知道。朱世明从蒋介石的会客室出来时,正好碰到了蒋介石的秘书周宏涛。周宏涛那时已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将母亲、老婆和孩子送到了台湾。前方败讯不断传来,他对蒋介石的每一个行动都极为关注。他深知,主从虽为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他想到蒋介石在此时召见朱世明,又不要任何人参与,一定有很机密的事。他很担心蒋在关键时刻将他抛弃,于是将朱世明拉到一偏僻处,打听蒋介石与他谈了什么。朱世明愣了半天,不敢说出来,周宏涛拉着他的手不要他走,非要他说。朱世明想,周宏涛是蒋介石最信任的贴身秘书,不会也不敢对外人讲。便将蒋介石交待的两件事说了出来,并嘱他不要对任何人讲。

朱世明返回日本后,先在东京找到了冈村宁次,谈好了聘请日本战犯担任国民党军队军事教官的问题。随后,他派驻日参事宋越伦等几名助手,分头到东京市郊找房。经过数路人马几天的寻访,终于在箱根为蒋介石找到了一处豪宅。

此处豪宅有大小房屋20余间,是前闲院宫亲王的故邸,环境优美,设计新颖,有会客室、花园、荷花池、健身房,价格约1.5万美元。朱世明感到这处房子很不错,当即发电告知了蒋介石,蒋介石回电表示同意购买。朱世明马上派人向房东交了预订金。

不料,此事走漏了消息,日本几家大报,如《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做了报道。

蒋介石得知此事曝光,十分恼火,大骂朱世明泄露国家秘密,损害了他的形象。

蒋介石阴谋逃亡日本的这一内幕,只有蒋与极少数幕僚知道。此事过去50多年之后,才由其心腹周宏涛于2003年9月在台湾说出来。

五、称自己有“湖南脾气” 公开说毛泽东是军事天才

朱世明常直言不讳称自己有“湖南脾气”,而且自豪地引为美德。他曾经公开说毛泽东是军事天才,还默许自己的下属追求进步。按黄仁宇的观察,“他同情共产党”。冰心在自传中透露,吴文藻和她夫妻二人经常与代表团中的中共地下党谢南光一起秘密研读毛泽东著作。事情暴露后,他们被迫在1950年辞职。但离职后归国一时不能,返台更不敢。进退两难之中,他们求助于朱世明与新加坡报业巨子胡文虎之子胡好,取得《星槟日报》记者的身份,才得以在东京继续居留,一年后绕道香港回到大陆。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驻日代表团在日本叶山开会时,有人提议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有些人怀疑是吴文藻率先提出来的,但冰心在自传中只字未提有此事)。有人向蒋介石告密,谗言代表团中有人想阴谋造反,此事与朱世明的思想倾向和纵容有关。为此,他遭遇了蒋的信任危机,被蒋召回台湾。但朱世明死活不承认有此事,终使代表团中的进步人士免遭不测。中共人士吴克坚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六、被蒋介石女婿策反未成,客死日本

其时,驻日代表团秘书长吴鼎安写信给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表达了起义投诚的愿望。共产党因势利导,秘密派遣留在大陆的陆久之自香港偷渡到日本,策反朱世明率驻日代表团起义。陆久之是蒋介石和原配陈洁如的养女陈瑶光的夫婿,也是中共秘密党员,他的叔父陆榘吾在代表团中任电讯处处长,通过他的安排,陆、朱二人多次秘议起义之事,但朱迟迟下不了决心。此举很快被蒋介石发觉,从台湾返回东京不久,朱世明被免去了代表团团长的职务,其军职也同时被解除。起义之事攻败垂成。最后代表团中只有冰心及其丈夫吴文藻等数人成功返回大陆。百岁老人陆久之后来撰文回忆了策反代表团这段往事。

1950年4月,朱世明被解职后,仍侨居日本东京。他与几位被解职的代表团成员成立了一个龙根贸易公司,担任总裁。因经营不善,数年后终于歇业。从此他郁郁寡欢。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他到美国和家人团聚,他的儿子Sanuel C.Chu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当教授。1965年10月26日,朱世明逝世于日本东京,享年63岁,葬于东京公墓。

1949年在东京担任朱世明副官的黄仁宇先生,后为美籍华裔著名史学家,曾以在《万历十五年》等著作中提出的“大历史观”而闻名于世。他在其英文回忆录《黄河青山》中,回忆了朱世明将军的往事。著名记者陆铿在其《回忆与忏悔录》中引杜甫诗“斯人不重见,将老失知音”哭悼朱将军。冰心女士晚年仍然对朱世明将军深表怀念。


娄底新闻

滚动新闻

湖南新闻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