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邓显鹤与成毅的诗文之会
发布时间:2018-04-18   来源: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作者:李志和

邓显鹤与成毅的诗文之会

李志和

9.jpg 

邓显鹤(1778–1851),新化县人,《清史稿》文苑立传。被梁启梁誉为“湘学复兴之导师”。著有《南村草堂诗抄》24卷、《南村草堂文抄》20卷。辑有《资江耆旧集》60卷、《沅湘耆旧集》200卷、《沅湘耆旧集》续编100卷。著有《宝庆府志》157卷、《武冈州志》34卷等等。

日前,得睹成毅所著的《求在我斋文存》(咸丰八年刊于邵州濂溪讲院),从中可见成毅与邓显鹤的诗文之会。

成毅(1790–1848),字忍斋,娄星区西阳人。道光十八年进士,与曾国藩同榜,官岳州府教授。《湖南省志》和《湘乡县志》有传。成毅去世后,其子伟道抱遗集求曾国藩选刻,因其领军东征无暇顾及,曾国藩手书嘱邓显鹤之侄子邓伯昭和彭洋中审定付梓,始刻于咸丰八年,成于咸丰九年,邓伯昭序之。还录有道光丁末成毅作于岳州学舍的自序。据邓序称:其集诗凡五卷文八卷,训子弟帖一卷则别为一帙(笔者所见仅文存八卷,诗和训子弟帖则未睹也)。全书由李续宜和署湖南桂阳直隶州知州绍兴俞晟共同捐资刊刻,故署名校对。书后有其受业外甥罗信南题词和其弟成烺达所作跋。

文存中录有与邓湘皋书两封、与曾国藩书四封,以及与陈岱云、唐镜海、郭嵩焘、杨性农、吴荣楷、黎樾乔、周荇农、罗信南等人的书信,可以窥见当时文友之间的交往情况。成毅给邓先生的第一封信意为久仰大名无缘请益,从友人处一睹《资江耆旧集》,知邓先生采辑先人遗诗,故介绍其曾祖竹溪翁,谨呈抄本,并系小传。此信看不出撰写时间,第二封信意为:接到邓先生信及《资江耆旧集》,知其尚有沅湘之辑,附上近草一卷。并对邓先生之兄耘渠先生去世表达慰问。据信之内容,此信应作于成毅任岳州府教授已及三年之时。

成毅文存卷七中有一篇《曾祖再苏府君小传》,文章如下:

府君讳贤洵,字再苏,世居湘乡西阳里,祖以上数世暨伯叔父皆列名庠序。府君生而清逸,不骛名,不嗜利,不污于俗,不忤于物,盖其性情近于道焉。幼失恃,育于叔母彭,叔父无子,遂为继嗣。府君事之,爱敬备至,得其欢心。凡出必告,返必先诣父母,所举所接某某人,所谈某某事,细及茶酒饮啖之物,絮絮为老人述之,以为常。母彭卒年九十余,府君时六十有五,白头哀毁,有孺慕焉。好读书而不事举业,不就有司试。数延邑名宿馆近里山寺中,而致亲戚子弟之俊秀者,使聚读。邑里诸老先生多好与府君交,寺固宏敞,有花卉,府君暇即往坐,柳阴竹影间默然微笑,喜听雏僧诵经。或月夜携杖,倚书斋窗外,听子弟读书,声琅琅辄以为乐。所居曰石圃,前临清溪,澄潭若镜,美箭修篁,环绕左右。秋冬之交,红绿纷错,选石踞坐,纤鳞可数。府君筑室其中,因号竹溪居士。薄田数亩,仅足饘粥,晏如也。能为诗,诗不甚录,稿有留者,题为《存拙草》。曰:吾诗固不足存,存之所以誌吾之拙,毋使后人夸美其词,以诬我也。又曰:使后我者或笑吾拙,是其拙之不我若也。所厚幸也或称道焉,吾滋惧也。其自叙如此。毅生已晚,而于先人性情学问人品得诸伯叔父兄所称述者,必谨识之。既叙次先世行谊,附于家谱,而于曾大父特详。盖世近,而余大母春秋高,尤喜谈往事。尝为毅言:予及见汝曾祖其人,终日恬愉,无疾言,无遽色,芒鞋布袜,自然修洁,时手一编,往往微笑。毅闻之,迄今如见其仿佛云。曾大父存稿多耗于蠹,其可读者,别录成帙,曰《竹溪诗钞》。谨藏之,以俟大雅之采辑,必有当焉。

读邓显鹤先生《资江耆旧集》,录有成贤洵诗八首,录之如次:

贤洵,字再苏,湘乡布衣。性旷逸,好读书。所居曰石圃,前临清溪,美箭修篁,环绕左右。筑室其中,因号竹溪居士。著有《竹溪诗草》。居士诗不传于时,顷其曾孙忍斋进士毅投余一册,亟登数首于此。忍斋好学深思,能为古文,现官岳州教授。

阅  耕

倚杖柴门立,东皋时一过。地偏行客少,山近乱云多。野老有闲意,田家无定歌。倾听吾不厌,知此是天和。

晚  眺

落日上林际,牛羊归近关。懒云如老境,疏柳似衰颜。选石时敷坐,支颐且看山。野人无个事,相对尽闲闲。

西阳小溪石潭上有牛迹,石迹大如常牛,作连步下溪状,又青龙潭侧有巨石,横亘山涧,石下一巨人,手痕长四尺馀,指爪掌心凹凸深浅宛然,俗并呼为仙迹。诡异之踪,诚不可究诘也。聊为俚言,以补方志之阙

何年溪畔牛,下饮溪中水。双足踏云根,千年迹不毁。

想当太古时,顽石坚未老。古石如今泥,此理胡可晓。

我行青溪边,况睹巨人掌。指爪如悬槌,鼓臂当十丈。

岂是石将坠,当年偶一掴。如何洪荒民,尽等龙伯国。

谓掌是仙人,谓牛当云何。似闻函谷子,曾跨青牛过。

众目守凡理,神仙事轻举。鸿飞本无迹,雪泥安足语。

从上可见,正是成毅向邓先生提供其诗,成氏先人手泽才得以保存下来,则两人对于乡邦文献的辑录功莫大矣。

又读邓显鹤先生《南村草堂诗抄》,上有数首写湘乡溪口所产雪花滩石砚的诗,为文房四宝留下了一段佳话。文史学者胡卫平有专文介绍。无独有偶,成毅文存卷八中亦有一篇《雪花滩石砚记》,可与邓先生之诗相互印证,是难得的一段史料,亦录之如下:

雪花滩石以赤质纯者为美,绿章者亦可观。别有纯青者,溪中及山谷处处有之,自成片段,厚寸许,长二三尺,平正如削,可以镌刻作小碑版。砚材则以山腹土中掘出者为佳,其文如梅、如竹、如兰、如山水、如生物皆肖,而梅竹兰三者为多,劲挺温润,绝似名画。大约赤地别出深绿,大小如筋,横斜布置。亦有黄者,选为砚,皆雅致。惟纯赤无文,不成片段者,拾视浑沦不可辨,须善截之,往往有金色浮焰,而无纵理,则上品矣,此不易得。盖石生土中,多冢域所在,不可开凿。胡竹安大令甚好之,制以遗交好名士,多有题咏。邑人萧茂才善琢,专尚花纹,颇获善价。予意谓石之美不在此也,然上者不易得,而耳目之玩以文为贵,皆是石之所可传者。儿子自山中来,携一方,制如井田,颇有古意。余以贻恽憩棠(按:即岳州知府恽濬生),而记之如此。旧曰溪口石,雪花者,今名也。滩水湍激,喷沫如雪,舟行必戒备,去邑治百余里云。


娄底新闻

滚动新闻

湖南新闻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