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黄叙伦著《黄山石诗文续》序
发布时间:2017-01-0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丁 芒

黄山石作品 (1).jpg

黄山石作品

黄山石作品 (2).jpg

黄山石作品

黄山石作品 (3).jpg

黄山石作品

  华声在线娄底讯(通讯员 丁 芒)“布衣老去风流在”这诗句出自黄叙伦先生仁1990年所作《咏孟浩然》一诗。我一眼就看中了这句诗,便用作题目来开始写我对叙伦艺术心灵的一些探究和我自己的一些感动。因为这表现了在人生泪血之中永不沉沦壮志的诗句,不但概括黄叙伦自己的一生,也概括了同代无数诗人,甚至概括了自古迄今许多优国忧民的知识分子的共共同命运。它有力地撞击了找的心弦,使之锽然应响,积想立即喷薄而出:为什么风才智之士往往布衣而终、有的还要受到百般摧残?为什么这些人纵然坎坷生、布衣老去、依然能葆其风流、扬其生命这余波?这两可以说已沉入我们民族心底的问号,从能答,却又不愿明答、细答,只好作为一个永远的遗憾,浮悬于神州上空。

  黄叙伦有段自述,足以说注解他的这句诗:“余一介村夫,落拓草野茂龄虚度,空怀报国之情;盛世来临,太息美人迟暮。”幸甚,一息尚存,壮心未已民。故发而为诗,果然写自我之口中,吐时代之音,倾肺腑之什,作牧笛之响。但愿同樵子渔父成莫逆,奚冀与黄钟大吕争响战哉?我与叙伦先生尚未有缘识面,只从其诗书文章想见其人,盖少年颖脱,长未用世,晚年只好纵才耕作于诗书文章画艺术园圃,一生未能摆脱从来才识志士共有命运的厄制。报国无门,成了他的终生遗恨,也是他艺术创作的情感基调之最要者。莫看他“砚暖花香带墨飞” (《岳麓诗社成立》),其中喜怒哀乐莫不呈现着上述感的底色。因此,其喜也带恨,怒中有刺,衰而不怨、乐不忘志,寄情山水笔墨,绝对不是强作欢笑,而只是想“填空三两笔,弥补少年时”(《临池》),以“一抹微云补断山”(《登庐山》),补其终天之憾于万一而已。艺术上这种感情底色,同有于其身之感的人,能能体悟,都能共震。

  叙伦先生的诗我很爱读,细想起来,原因有四:

  一日情真意切,纯朴素净,无任何矫晴怖性,雕凿做作的痕迹, 这是田园诗家的本色。

  二日诗意较浓,每有新创。如《钻探工人》:“击石融冰力薄天, 弯工上阵战山川,突开栈道全无敌,百丈岩层一射穿。”建构了一个 “弯弓射岩”的形象,就把一个比较难以诗的形式表达的题材,诗意 化了。又知他在屋后山岩洞中取来了一石笋,酷似塔,便写了《梯云 塔》:“不善盈余过一生,也无玉马也无银。于今树起梯云塔,留与来人去摘星。”明显寄托了身世之感、济世之志。但他不是空洞陈说,而是建构了诗的意象,把石笋想象为塔,由塔想到了以缘此上达云霄,由云霄想到天上星辰,以星辰比喻自己的理想,自身已老,理想只能靠后人去完成,自己现在树此梯云之塔,就是为了供后人登塔摘星!这个意象的深建构,深刻地表述了他的人格精抻,这是他的首创。我想他取笔名为“山石”,此集定名为《山石诗文续选),恐怕正是来源于这一诗的意象。

  三日住句警策,耐人寻味。除上引诸诗外,随手还可以摘录数 侧:“冷云冻雨何曾避,岁岁偏从雪里开”(《 咏梅》);“须知老卒有余勇,一阵冲锋过楚堤。”(《戴钦六旬》);“欲把宏观收笔底,须从微处见精神”(《与陈仕民论诗》);“独立斜阳风弄藕,归鸿怕听黄昏后”(《离怀》);“悉把全民塑木偶,神州上下尽梨园”(《风雨十年》);“亘古男儿须细认,莫从文弱看书生”(《 陆游》);“插天双天剑雌塔,影卧波心万古流”(《辨双清亭》)等,不胜枚举.读者自可细味。

  四日语言流畅,化用口语自然:叙伦的诗词,一扫陈腐古奥的诗坛旧习,几乎全部运用当代语言为语流主轴,读去顺口、流利、畅达,因而生活感、新鲜感、灵动感萦绕滋生于口颊。这是他诗词的很重好的艺术特色,也是最主要的优长。当代诗词应该当代口语化,否则不能中作当代诗词,这是当代绝大多数诗家的共识,都在朝此方向努力,叙伦可以说是走在前列的一员。因为全卷如斯,也就不为举太多的例子了:“老师会得贫生意,打个人情及格分”(《获中国东峰碑林书法佳作奖感赋》),“怜才惜德从头数,数到贞观尚有么?”(《感时》),“生成一付奴才相,甚么名堂作得来”(《白鼻子》),茅屋“五风”吹去也,不为点滴计穷通(《脸上老斑消失有作》。)

  他的书法,未能多见,仅从其《牧笛)一书所载一楷一草两幅看来,可见,他的篆隶章草的功底深厚,笔力凝重,结体壮丽,书卷气

  很浓,堪称高手。

  黄叙伦先生在其过去九零年出版的诗集《牧笛》基础上,集后十年(199l-2000)之所写,许多在美、法、日、加、新、泰及香港、台湾发表了的诗词、散文、楹联以及其书画作品,编成一本《山石诗

  文续选》正式出版,邀我为序。我因未窥全豹,不敢遽加评介,但翻读其《牧笛》,却又怦然心动,戚戚然,欣欣然,动手就用他造句似乎出自吾心的诗句,作了此序的题目。我是带着深深的慨叹和欣赏的心情,来回答他这一嘱托的。说得不全面、不准确,尚请叙伦先生和读者见谅。

  2000年5月2日南京苦丁斋

  注:作者系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化诗词学会理事《中华诗词》顾问。诗书画院副院长、世界汉诗格总会及纽约国际华文诗书学会顾问等。


娄底新闻

滚动新闻

湖南新闻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