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谈点文学的社会作用与关黄山石的文学创作主张
发布时间:2017-01-0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

图为,黄山石作品 (1).jpg

图为,黄山石作品

图为,黄山石作品 (2).jpg

图为,黄山石作品

图为,黄山石作品 (3).jpg

图为,黄山石作品

    华声在线娄底讯(通讯员 易苏民)文学的社会作用,它以认识为基础,教育为主导,美感为具体的表现形式。认识,是反映生活的真实性,用典型的概括提出作者生活的见解,使读者得以认识生活;教育,是通过鲜明的艺术形象,使读者由欣赏而动情,由动情而移性,在不知不觉中,性格情操得陶冶思想感情得以净化,道德行为得以规范;美感,是人在辨别出客观事物的“美与丑”、“ 真与假”、“ 善与恶”的同时对美事物特产生兴趣和情感上的激动、精神上的满足等特殊心理活动。如唐白傅的文学创作主张是“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其目的是要发挥“补察时政”、“泄导人情”的积极教育作用。自谓其诗有讽喻、闲适、感伤、杂律等类尤看重讽喻诗。白傅所以有如此文学创作主张,与他的社会环境及其身世之不分开的。少时避战乱而流离越中,“衣食不充,冻馁并至”、“常索米乞衣于邻郡邑”,直接体验了民间疾苦,故对其思想、创作影响极大。吾友叙伦黄山石,少时正值八年抗日,深遭离乱之难;壮时继迪十年“文革”,历尽坎坷之苦,其有生不辰,较白傅有加。故事为文为诗之创作主张:“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与白傅今古同然。而其文字语主浅近通俗,作到雅俗共赏,亦与白傅有先后一息之通。

  黄山石先生,幼年笃学,博览经史,更贯中西,才雄笔健,声驰海表。文学热情,始终高涨,笔耕情趣,十分兴旺。理论与创作,双管齐下,诗歌与散文,俱臻佳境。而且新诗与旧诗,两不偏发。小说、报告文学、随笔、书画等,亦无下涉猎。从而构成一个相对的丰富的诗学世界。决非简单概括所能够说明其文学素养的。

  其次,黄山石家学渊源,青少年时,受过家庭书香影响.于文学创作功底,颇具规模,年弱冠,其新诗与旧诗创作已不下千首,著有《锄园诗草》上下卷。其书法在南京政府工作时期,得蒋纬国参谋长之重荐,曾亲聆过一代元老、书法宗师于右任的教育;其小说处女作《溪水》投在《长江文艺》出版社,曾获得文坛巨匠巴金的青睐和指点;其诗歌创作,同样也受到当代文学大家丁芒的好评:他所著《牧笛》中《咏孟浩然》一诗:“布衣老去风流在”,丁芒认为是“人生血泪之中永不沉沦壮志的诗句,不但概括了黄山石自己一生,也概括了同时代无数诗人,甚至概括了自古至今许多忧国忧民知识分子的共同命运。”辄用作题目为所著《黄山石诗文续选》写序,诸如上述所及,黄山石的文学创作早就有了丰富而坚实的存在,我们须从丰富而坚实这两方面去理解他的创作内涵和时代精神。

  山石诗歌,体栽多样,诗词曲联,新诗旧诗,群体并备;题材广泛,天地山川,花鸟草虫,无所不包。从这些体裁和题材来看他晚年所著《牧笛》、《黄山石诗文续选》、《黄山石书法集》(其中大部份是自作诗)等许多艺术创作凤格,可以得出以下几点为大众读者所感到的认同和共识。

  一、赤子之心,照天如烛。山石诗歌,自始至终,充满着时代的脉搏。抗日时期,读书救国,以笔当戈。“匹夫毕负兴亡责,壮士忍看社稷衰,匡济有能休袖手,早披荆棘肃尘埃”(《送友人投笔抗日》)。“列帝殖民主作仆,赔银割地民输血,恨迟生,未把虎狼除,鲸鲵灭”(《满江红:纪念中日甲午战争一百周年》)。“血洗京城债未讨,尸横旷野恨难平”、“晨昏必读侵华史,如海深仇债未清”(《愤吟倭寇又侵钓鱼岛》。“东条玩火自焚后,姣具犹存知未知”(《抗日胜利暨二战胜利》。等慷慨激昂之作,对日寇不断侵华之仇,何等愤慨!再看,“主权休讨论,决策不回旋”(《邓小平同志对英国首相回答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何等干脆。“港原寸草华人有,岂许胡蹄一染尘”、“当年霸气全消尽,汽笛一声欲断魂,”(《目睹香港回归,喜不能寐》)。百年垢耻,一旦雪净,其内心激动何等痛快!“洋棺洋炮昨专亏横,今朝置笑对核械武嚣”、“今日中华谁敢侮,管教匹马不回家”(《香港回归放歌》)。其同仇敌忾之心,又是何等激烈!“拥抱太空时富,敢教霸国垂涎”、“未来宏观在握,看我谈笑登天”(《目睹我圆神舟上天》)。其豪情壮志可撼山岳!

  二、情系两岸,寤寐不己。“形离神合上东坡,遥对台澎一放歌,但愿好风呔过峡,耒知闻到意如何?”《寄语台澎亲人》。这首诗由探亲代表田带回海峡.顿时掀起一簇相思浪花,在台海亲人中广为传诵。“海天月冷吐清晖,照彻沙洲,又过渔梁”“许多往事最难忘,怕去思量”(《一剪梅》怀念寓台爱侣小郭)。当那霜寒露冷的月夜,遥望海天,对其亲人的无限离思,又是何等凄切。“一点灵犀两岸通,弟兄有隙总能缝,国中无我英雄气,天下为公长者风,卿相宽容秦可制,将军善改赵难攻,高呼两岸早牵手,一统中华进大同”(《高呼和平统一寄台当局》)。他盼望两岸和平统一,骨肉早日团圆,作出如此呼声,不仅当局者闻子,应有感动,只要是中华民族子孙闻之,亦无不为之动情。

  三、皮里春秋,褒贬自见。“挑斧上高山,鸟声阵阵寒。直材惊破胆,弯树庆弹冠”《乱砍乱伐》,以兴比手法对当时那种恶性循环的“文革”社会,一语破的。“饱餐甜昧应思苦,胡恶筳间肉太肥“(口),“蓄惯桐皮换黍鸡,总嫌今日越长规”(腹),这首《口腹谈心》,对那些不满现现状者的丑恶面目,刻画得淋漓尽致。“专措跋扈众争哗,猛食狂吞欲太奢”,“吐雾兴云可乱真,小辈无知休放肆,生来大口只能吞”(鲸)(《虾鲸时白》)。他针眨那些兄图肥私不为百姓着想的颓风现状可说刻画得入木三分。“迷魂窝,三陪酗酒醉笙歌。酒阑抱上弹床卧,惜玉交柯。温柔乡,真快活,巫山云雨日三过。一旦雨摧花落,锦袍脱也,冷感如何?”(双调)《殿前欢》。他这首歌曲以粗疏的线条对那些扰乱社会、坏败社会风气、下流无耻的败类勾勒得活灵活现,令人看了,无不发指。而最后以警句结尾,向哪些败类,又在进行严肃的教育,既是马到悬崖的醒世警钟,又是病入膏肓的救命良药,关、马手法,不过如此。

  四、乐观成性,寓庄于谐。“阿Q胜利精神在,万里乾坤一草堂”(《纵笔》),“零丁洋里等闲渡,笑对浪尖不改颜”(《杂咏》),“双甲输他只一个,君休笑我老无为”(《六十答年老相者),“故技重温人尽笑着,先生又发少年狂”(《归队》),山石这些又发少年狂的诗作,随处可见。“眼前留一点,免得笑全无”(《脸上老斑自嘲》),“问余何事遽匆匆,欲破曹兵计力穷,为助周郎风一阵,请求诸葛过江东”(《挖粉葛度荒戏答客问》),“漫道余年关不足,,夕阳放彩满天红”(《戏墨》)。山石先生一生乐成性的形象,由此可见一斑。

  黄山石在那艰苦的岁月中,全然不把体力劳累和生活不济挂在心头,依然谈笑自若,不改书生本色。在那怪诞离奇,人欲横流的世界里,置生死安危于不顾,在文学创作这条路上始终不渝的抱着积极的态度。特别是晚年依然激情如瀑,妙语联珠,无论诗哥、散文、书法,在国内外不断展出,获得、收藏、刻石碑林和收编辞典。黄山石的诗充满人世精神,始终紧扣时代 现实的脉搏,反映了众多与国家安危相关的重大事件,一股忧国忧民的气势!溢于言表。这正是他的人格的体现,也是他的诗观的体现。读来动心魄,催人进取。所以说,他在文学艺术成就方面是个丰富多彩的当代诗人。在这里可以肯定,他一生在文学创作上的积极态度是成功的,留给读者的印象也是永恒的。

  2009年己丑季春三湘老人

  谨识于台北太易利先堂时年87


娄底新闻

滚动新闻

湖南新闻

焦点图片